原标题:疫情下的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检测量暴增,盈利能力各有不同

“核酸了吗,您内?”

“托您的福,阴着呐。”

新冠疫情让更多人知道了新冠核酸检测,但对于承担检测工作的机构却了解甚少,事实上,除了各地疾控中心和医院检验科,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也是提供新冠检测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北京为例,根据6月23日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公布的名单,128所可提供核酸检测服务的机构名单中,第三方检测机构达到31个,占比超过24%,其中不乏华大基因、金域医学等上市企业。

早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第三方检测机构也加入了抗疫队伍。2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也曾提出,允许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开展核酸检测。

截至6月28日12时,北京已完成检测768.7万人,而5月底在武汉开展的“十日会战”,10天完成超过650万核酸检测。

核酸检测需求量大增,第三方医检机构的盈利一定大幅度增长?澎湃新闻记者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第三方医检机构加入抗疫

新冠疫情突如其来,抗疫早期一度出现“一测难求”的窘境,第三方医检机构的加入大大提高了检测能力。

基因测序行业的“老大哥”华大基因(300676),2月初在武汉光谷启动运行可移动充气式P2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火眼”实验室,开展新型冠状病毒应急检测,日均检测能力超万人份。

自6月11日北京新发地出现聚集性疫情以来,北京市启动了全面核酸检测,核酸检测量暴增,此前有媒体报道,部分医院核酸检测预约已经排到7月以后。“火眼”实验室也被复制应用在北京抗疫,据科技日报6月28日报道,北京大兴“火眼”实验室每日核酸检测通量从原来的3万人份提升至10万人份。

金域医学(603882)也是国内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的领导企业,澎湃新闻记者从金域医学了解到,截至6月上旬,金域医学在包括湖北、广东、北京、上海等全国29个省市区累计进行的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超过800万例。

“目前来讲,在北京,不管是医院,还是第三方医检机构,基本上都是处于爆满的阶段。目前一般医院的单日检测量在数百例到上千例左右,而第三方医检机构,比如金域全集团的日检测产能可达15万例。”金域医学表示,第三方医检是核酸检测重要的生力军,抗疫提升了公众对第三方医检机构的普遍认知。

除了华大基因、金域医学这样的领头企业,一些中小型第三方检测机构也加入了新冠核酸检测的专业队伍。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到一家武汉本地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良培医学,1月27日,该企业与华大基因、迪安诊断(300244)、金域医学等一起被列入湖北第一批13家可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的第三方检验机构。

展开全文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良培最初的日均检测通量只有100例,之后逐渐上升到1500例,最高日均样本接收量达到2000例,协助湖北政府完成核酸检测存量清零工作目标。

良培医学的一位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做新冠检测,要对第三方医检机构做出的贡献要表示认可,第三方机构的工作人员和医务人员是一样的,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

新冠检测更多是企业责任,期待恢复主营业务

“赚钱是不懂这个行业说的。”谈及核酸检测背后的盈利,上述良培医学负责人如是说。

据澎湃新闻了解,良培医学的主要业务是为临床医患提供疾病(包括遗传病、肿瘤、优生优育等)诊疗所需的基因检测服务,同时也为个人或团体提供健康体检相关检测服务。由于新冠疫情,全部主营业务均被迫处于停滞状态,等于在企业持续亏损的情况下,集中全力投入到病毒核酸检测工作中。

大型第三方检测机构情况相对较好,以金域医学为例,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达11.7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791.01万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13.14%,公司新闻受新冠肺炎的疫情影响的一季度业绩稳中有涨。

金域医学2020年第一季度主要财务数据

不过,金域医学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新冠核酸检测工作对金域而言,更多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使然,核酸检测的成本包括试剂盒、人工费、防护服、耗材以及仪器损耗等,其实第三方检测机构的市场盈利并没有单纯的试剂生产空间大。

金域医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耀铭曾公开表示:“我们就是不计成本、不计代价,想办法先帮政府打赢这场抗疫。”

华大基因在疫情期间的营收表现呈现较大幅的上涨。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华大基因实现营业收入7.91亿元,同比增长35.7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4亿元,同比增长42.59%。

不过,华大基因增长的背后主要依赖于新冠检测试剂盒的产品,而无论是金域医学,还是良培医学,并没有直接研发生产试剂盒,而是采购方。除了采购试剂盒,投入还包括还要在人员、物流、包括根据需求增设的耗材、设备,以及流程优化等相关技术改进等。

迪安诊断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

即使有新冠试剂盒产品,也并不意味着盈利增长,迪安诊断是一家以提供诊断服务外包为核心业务的独立第三方医学诊断服务机构,此次疫情期间也研发了新冠试剂盒产品,并获得欧盟CE认证,但因为日常主营业务受到疫情的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其营收15.33亿元,同比下滑16.5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5.17万元,同比下滑90.83%。

上述良培医学负责人表示,新冠检测只是阶段性的事物,不能靠新冠检测吃一辈子,最终还是要靠主营业务在行业里生存。

中国第三方检测市场的未来

第三方检测机构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本世纪初,第三方检测机构进入中国,后疫情时代,这个年轻的行业又将如何发展?

据金域医学2019年年报行业情况数据显示,国内的第三方医检机构至 2019 年底已超过1500 家。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则显示,中国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占医学检验市场比例目前5%,相比美国、欧洲、日本等成熟市场35%、50%、67%的第三方医学检验市场份额,中国第三方医检行业占医学检验市场的比例仍较低。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数据,国内第三方医学检测市场已经形成以金域医学、迪安诊断、艾迪康、达安基因为首的四大龙头企业。

金域医学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中国第三方医检行业在发展的初期,出现过粗放式增长的情况,企业发展规模各不相同,竞争激烈。随着行业中的领军企业逐步发展壮大,行业也正在快速朝着集约化、规模化的方向发展,势必会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更加规范经营,提供高质量的医检服务。

对于后疫情时期,金域医学方面希望,政府可以考虑将技术力量强、质量有保证的集团化、连锁化的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纳入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当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现有疾控体系和医院实验室不能满足检测需求时,集团化、连锁化的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可发挥大规模检测作用。

另外,还可以利用覆盖全国的服务网络,集团化、连锁化的第三方医学检验实验室助力疾控部门密织基层防线,发挥疫情预警作用;协同疾控中心开展慢性病健康管理、结核病防治、艾滋病防治等日常公共卫生服务,补齐基层医疗机构医检能力不足短板,助力医疗资源均等化建设。

对于第三方医检的中小型企业,良培医学方面则表示,此次疫情,把行业内一部分刚起步的中小企业推到了台前,而这些被政府筛选出来并能成功参与核酸检测的企业,也获得了一次极好的展示自己的机会。受疫情的影响,加上中小企业本身资金和人才储备就存在一定不足,企业亏损严重及人才引进受阻对企业发展的阻碍是面临的主要困难,希望政府能够加强在融资、税务减免及人才引进等方面的政策帮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上一篇:上半年汽车召回逾320万辆 特斯拉在列 日德系占八成    下一篇:受降雨影响 鄱阳湖水体面积今年首次突破4000平方公里    

Powered by 鸿运国际-鸿运国际网手机版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